从青梅煮酒论英雄的豪气,到葡萄美酒夜光杯的壮怀;从酒逢知己千杯少的逸兴,到我醉欲眠卿且去的潇洒,古往今来,以酒助兴留下不少佳话。但酒不醉人人自醉,不知何时起酒风却变得庸俗起来,无酒不成宴,无宴不醉人。特别在一些基层单位,公款饮酒、强行劝酒之风渐盛,更是导演不少悲剧。日前,安徽祁门一个公安民警陪领导交流学习期间醉酒摔死的事儿还未平息,广东乐昌一副镇长又因为涉酒猝死而引发关注。

  不良酒风败坏政风党风,绝非夸张。坊间早有流行语:革命小酒天天醉,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以酒为池”“作长夜之饮的商纣王,到酗酒好杀、因酒废政的三国吴帝孙皓,好酒贪杯者,往往误事甚至亡国。酗酒之祸,危于疽患;放任酒祸,如蚁蚀堤。正因此,从中央到地方才一再下发禁酒令,把刹住公款吃喝之风当成改善党风政风的抓手。

  酒风何以难刹?乃是因为饮酒被赋予诸多灰色意味:公务宴请,无酒不能尽兴;应酬接待,不喝不能交心,一些地方甚至赤裸裸地称酒场就是战场,酒瓶就是水平,酒量就是能量,酒风就是作风。不良酒风背后,更弥漫腐败气息。多年前,公众对一顿喝掉一头牛,一年喝没一座楼的现象深恶痛绝,觥筹交错之间不知糟蹋了多少民脂民膏,脸红耳热之际又不知达成了多少暗箱交易?

  酒风盛行,正照见一些人不讲规矩讲感情,不讲纪律讲关系的潜规则。酒杯一端,政策放宽;筷子一提,可以可以,有了感情基础,办事才找得对人、摸得到门。一段时间里,有的地方接待办毫不隐讳地打出接待就是生产力的口号,就在于很多人认为,只要伺候好了各方诸侯”“钦差大臣,就会收获直接或间接的利益。

  其实,对于一些基层公务人员来说,接待就是遭罪,诚惶诚恐之中有着太多郁闷。比如,内蒙古某县城以温泉著称,分管外宣工作的副县长某天光温泉就陪泡了8次,整个人都快泡虚脱了;西部某县一接待办主任,有一天晚上赶了8个饭局。如果真是考察或检查,粗茶淡饭亦可,否则岂非本末倒置?

  这么看来,刹住酒风,还得靠讲规矩,尤其需要自上而下的践行。试想,如果照章办事减少自由裁量权,还会有人跑部钱进烟酒伺候吗?如果考察团”“检查组洁身自好、严于律己,接待的基层单位又怎敢铺张浪费?《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中央和国家机关差旅费管理办法》……有好规定,更需有好落实,才能达到釜底抽薪之效。

  抵制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必然要大力整治舌尖上的腐败。对违反八项规定顶风作案的,依照相关规定严肃处理;对酒桌上的利益输送,按照相关法律惩处。更关键的是,还要通过严审预算,管住政府钱袋子,既使吃喝无门,更防止拿纳税人的钱犒赏酒烈士。一股风一股风刹,一个案子一个案子查,积小胜为大胜,自能扫四风、除酒风,正党风、促政风。

来源:上海纪检监察网

 




Copyright © 2010-2012   上海海事大学纪委、监察处    地址:上海临港新城海港大道1550号 邮编:201306   管理登陆 
获得最佳浏览效果请升级至ie7以上浏览器